12主/次男右/歡迎閒聊
微博:http://weibo.com/u/3187738623
噗浪:https://www.plurk.com/whatevaiwant

[一カラ]言不由衷

  一カラ深夜120分一本勝負


  首先,松野一松是一個說不出真心話的男人;再來,松野空松是一個認為自己聽見的都是真心話的男人;你要先理解這兩個人的想法,才能接著理解這個故事。


  這天是五月二十號,正逢周末,平日來店裡續攤的上班族們不見蹤影,總是顯得擁擠的居酒屋如今只有一位顧客,反而變得過於空曠了起來。

  「我覺得我們似曾相識,店員先生。」那個客人對松野一松說道,「也許我們曾經見過?」

  「是嗎?」松野一松回道。

  「我敢保證我們見過面,讓我想想……」客人真的偏頭思考了一會兒,「我想我們在Italy見過面?」

  「你認錯人了。」

  「我認錯人了嗎?」

  「嗯。」

  「那還是,maybe我們在法庭上見過面?」

  「我沒有去過什麼法庭。」

  「這樣嗎……店員先生組過band嗎?您和我的一位member有點兒像。」

  「我也不懂樂器。」

  客人陷入了一段很長很長的沉默。

  「店員先生之前是什麼工作的?我以前在一座破舊的非法工廠上過班,裡面的員工沒日沒夜地加班,卻只能領到一點微薄的薪資。」

  「沒有哪個工作的薪水能比我現在領得還低了。」松野一松壓低聲音說道,作為封口費,他偷偷倒了一碗味噌湯給這位客人。

  「說起來大概不會有人相信,我曾經住在一棟十分magnificent的洋館裡,那個洋館可氣派了!從庭院走到大門口整整要十多分鐘,」客人手舞足蹈地比劃著,「我一個人忙不過來,只好聘請了一位gardener幫我整理庭院,他種得玫瑰花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店員先生會種玫瑰花嗎?」

  松野一松搖頭。

  「唉,我肯定我們是見過面的,」客人說道,語氣聽起來十分落寞,然後又忽然充滿了希望,「也許你是我五個brother裡的其中一個?Bang——這次可讓我猜對了?」

   「我沒有兄弟。」

  「Oh……那太可惜了,店員先生。你永遠不知道擁有brother是一件多麼wonderful的事情,但是幸好你永遠不會知道自己失去了什麼。人是不會失去自己未曾擁有過的東西的。」

  「你愛你的兄弟嗎?」

  「當然的,我愛我的brother,我的愛是平等的,就像sunshine一樣。」

  「……我知道了,」松野一松說道,「要再來份炸雞塊嗎?」

  「Good idea。」

  松野一松將熱騰騰的炸雞塊從油鍋中撈起,放進盤子裡,盛到客人面前,並且把桌上的空盤子收回洗碗槽那裡。


  「我們真的沒有見過面嗎?」

  那位客人結帳時仍舊不死心地和松野一松再三確認這件事情,在得到松野一松的否定後,他看起來快哭了,失望之情溢於言表。

  「如果我記得的話,我會承認的。」松野一松回答,「一共是七百八十日圓。」

  「好吧。」客人從口袋掏出鈔票和零錢,「明天見了。」

  「別再來了。」

  「什麼?為什麼?」

  「因為我再也不想見到你了,我恨你。」松野一松說道,「謝謝惠顧。」


  END.

评论
热度 ( 30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