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主/次男右/歡迎閒聊
微博:http://weibo.com/u/3187738623
噗浪:https://www.plurk.com/whatevaiwant

[長兄松親情向]Old Fashioned(ICE04無料全文釋出)

  *長兄松親情向/ICE04無料

  *特別感謝:あおい

 

  松野小松並不是一開始就是個好孩子的,相反的,他以前壞透了。

  作為松野家的獨子,兒時的小松受盡寵溺,等松野夫婦發現兒子長成了一個頑劣任性又懶惰的小壞蛋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小松在父母的苦苦勸說之下,勉勉強強地唸完了高中,然後成為一個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家裡蹲。

 

  事情的轉機發生小松二十二歲那一年,高齡四十八歲的松代開了一個家庭會議,氣氛凝重地讓小松以為自己的好日子終於到頭了,就像所有的青少年要面對的命運——他要被父母踢出家門獨立生活了!他還在想著自己該怎樣對母親死纏爛打好避免悲劇發生,松代說話了,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媽媽懷孕了喔。」

  「哈?」

  「媽媽我啊,懷孕了喔。」

  好像嫌這個消息還不夠晴天霹靂似的,松造接著說:「小松要當哥哥了。」

  小松有點記不得當時的自己做了什麼,也可能什麼也沒做,沒有恭喜也沒有道賀,就像他過去十八年的人生那樣渾渾噩噩地又度過了九個月後,他半夜被松造吵醒,迷迷糊糊地被趕出家門再被塞進小客車裡,在醫院見到了自己初生的弟弟,又皺又小,全身紅通通的,還吵得要命。

  「他好醜。」小松說道,而後被松造敲了一下頭。

  松野夫婦把這個皺皺醜醜的小怪物取名叫「カラ松」,發音是KARA MATSU,在日文裡指得是一種日本的特有種松樹,分布在日本本州中部地方和關東地方,松野夫婦的家鄉。

  小松根本不在乎他弟的名字有什麼意義,他只關心自己的生活從此被改變了,那個小怪物——由此可見小松真的是很愛自己的弟弟——成天只會哭叫和尿褲子,更慘的是,因為松野夫婦不得不雙雙外出賺錢才能養得起兩個兒子,所以照顧小怪物的工作理所當然地落在了松野小松頭上。

 

  儘管松野小松有一百萬個不情願,他還是學會了泡牛奶、換尿布、發出一連串沒意義也不連貫的噪音這種沒有用處的技能,好降低小怪物在家裡把他逼瘋的可能性。

 

  小怪物成功地長到兩歲大,小松也步入二十四歲了。松野夫婦想在這年辦一場家族旅遊。

  這真是一個擺脫小怪物的好機會,小松舉雙手贊成這次的家族旅遊,「但我可能沒辦法去,你們知道的……我是個成年人了,成年的男人需要一點隱私。不能再跟爸媽出門了。」

  於是家族旅遊變成松野夫婦加小怪物的另類蜜月旅行,他們計畫前往佛羅里達度假一周後回來,期間把房子院子都交給小松打理,一天用最低時薪八小時計算,若松野夫婦回來的時候家裡整潔如初,小松就可以拿這筆錢去買點自己想要的東西。

  聽起來很合理。

  小松獨自在家裡當了六天的沙發馬鈴薯,第七天終於不得不起身把周圍的髒亂清掃一下,打掃比他想像的困難多了,一直到太陽下山,他才終於把院子裡的雜草除完。他剛把防噪音耳罩拔下來就聽見家裡傳來電話鈴響,響個沒完,逼得他先放下除草機去接電話。

  「哈囉?」小松說道:「這裡是松野家。」

  電話那頭好吵,小松聽見紛亂的人聲和蜂鳴聲,以至於拿著話筒的主人的聲音反而變得模糊不清。

  「哈囉?抱歉,能請你再大聲點嗎?」

  小松快把話筒塞進耳朵裡了,在他做出傻事之前,他終於聽懂話筒那端的人想說的話了。

  那個人說:「松野松造和松野松代是您的親人嗎?他們在公路上出了車禍,您方便到醫院一趟嗎?」

  

  松野家唯一的一台車被松野夫婦開走了,小松搭暴牙鄰居的車來到醫院,他到櫃檯報到,護士帶著他走過醫院大廳,走過候診的病人休息室,走過各式的病房,最後來到一個完全空白的房間裡,房間的中間有一張白色的床,床上躺個兩個人,身上蓋著白色的布。

  「我很抱歉,」那位護士說道,「好消息是,您的弟弟沒怎麼受傷。真是奇蹟。」

  小松接過護士懷裡的小怪物,「嗨,看起來現在只剩下你和我了。」他捏捏小怪物的鼻子,小怪物大哭起來,蓋過小松的哭聲。

 

  要養小怪物可不容易,小松首先要證明自己是有能力養家活口的,否則那什麼兒童福利什麼組織的人就會登門把小怪物抓走。

  既沒有專長也沒有經歷,小松先是在便利商店做收銀員,這個工作不錯,他可以帶很多過期食品回家當三餐吃,排班也彈性,離家又近,唯一的缺點大概就是錢少加上老闆老忘記幫他保保險,但總歸是一個收入,他把聘書扔在那什麼兒童福利什麼組織的人員臉上(誇飾法,他其實是乖乖地擺在對方桌上),成功地成為小怪物的監護人。

  小怪物此時已經不再是小怪物了,他不太哭了,小松一開始還滿開心的,直到某天小松手一滑把玻璃盤打碎在地上,旁邊睡覺的小怪物還是在睡覺,一點反應也沒有。小松終於感覺不太對勁,拎著小怪物到附近的醫院作檢查。

  醫生說小怪物失聰了。

  「失聰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他聽不見聲音。」醫生用審視的眼神掃過小松,「你對他做了什麼?你會酗酒嗎?拿東西敲他頭?有沒有同居人?」

  「去你的。」小松說道。

  醫生理所當然地通報了負責單位,事後他為此被那什麼兒童福利什麼組織的人關切了好一陣子,直到醫院證明小怪物的問題和之前那場車禍有關。

 

  聽不見聲音的小怪物著實讓小松苦惱了好一陣子,小怪物已經兩歲多了,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該把小怪物送到幼兒園去。他聽過太多校園暴力的故事,自己也見過不少。最後還是他始終不待見的兒福組織伸出了援手,IDEA法?那是什麼東西?好在他不用知道也不用理解,只要聽話地把小怪物送去指定的學校就好。

  兒福組織的人要小松每周擠出一天去上手語課,小松差點沒被手語搞瘋。

 

  * * *

  

  小松並非毫無怨言地把小怪物拉拔長大,他偶爾也是挺生氣的,如果沒有小怪物的話他現在的人生可樂著呢!在家裡混吃等死一輩子總比出門在外為幾個錢受氣的好。
  不過現實是當小怪物從幼稚園帶回父親節的課堂作業,把一張寫了「Daddy, I love u.」的卡片遞給他的時候,他就把外頭受得那些鳥氣都忘了。
  「我愛你。」 小怪物用手語說道,眼睛亮晶晶的。
  「我是你哥,不是你爸。我才沒有那麼老呢。」小松嘆氣,「我也愛你。」他用手語回答。
  小松蹲下去抱了抱小怪物。
  「全世界最愛的就是你了,我的小怪物。」他把嘴唇貼在小怪物的額頭上說道。
  小怪物聽不見小松說什麼,但他被小松的未刮乾淨的鬍渣弄得癢癢的,就在小松的懷裡咯咯咯笑個不停。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 ( 20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