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主/次男右/歡迎閒聊
微博:http://weibo.com/u/3187738623
噗浪:https://www.plurk.com/whatevaiwant

[おそカラ]Beyond the Sea(CWT PARTY 21無料全文釋出)

   

  這是一個位於海邊的小村莊。人口不多,從村子頭跑到村子尾不到一個小時,家家戶戶都認識彼此,和你一起長大的掛著鼻涕的鄰家的野孩子幾年過去就會是你的伴侶,或是你的兄弟姊妹的伴侶。你可能會離開此處,和大部分的居民一樣,選擇到外地——繁華的大都市之類的地方——尋覓更好的機會,一年回來探望親朋好友一到兩次。第一次回來的時候,你尚未脫離出發的時候略顯青澀的模樣,舊識還能喊得出你的名字,很快的,一次兩次三次四次,一年兩年三年四年……你原本的樣貌被侵蝕得越來越模糊,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連你自己都未曾設想過的陌生的形象,相對的,村子的形象也變得越來越不熟悉,東邊數來第三棟住家的老人家都已經過世了,換他的兒子推開大門對你打招呼,也許還牽著個新生的孩子。

  所有的事情都被時間打磨變形,連海岸線上的岩石都被摧殘成你不認識的形狀了,在這段不可逆轉的人生旅程裡,你訝異地發現唯有松野小松是一成不變的。

 

  你並不認識松野小松,但你知道他,村子裡的所有人都知道他。當提到他的時候,大家都用「啊是那個人」來稱呼他,仿佛一種既定的默契似的。

 

  松野小松是整座村子裡唯一一個離群索居的人,他住在會被海水浸濕的沙子上蓋的小屋子裡,有一艘小小的船和一張捕漁網,也許還有一盞燈?因為日落後你能看見漆黑的海岸邊裡寂寞的暖黃色的微弱燈火。

  松野小松不是難以相處的人,既幽默風趣又能言善道,能把小石子吹噓成鑽石,和村子裡的小姑娘說話時整個人閃閃發光的,好像天上的星星。他和所有靠著海洋維生的人一樣,凌晨頂著漫天星光乘船出海,大中午才回到岸邊;別人也許有大喜大悲,旺季時漁獲滿滿,淡季時空手而回,可是松野小松不一樣,他永遠是捕不滿網的。漁市場的人都知道這件事情:松野小松出售的漁獲永遠只夠溫飽。僅僅有那麼幾次,他拖回的網子裡有奪人耳目的稀世珍寶,一個含著拳頭大小珍珠的老蚌殼,或是半個人那樣高的紅色珊瑚。松野小松笑得嘴角都要裂到耳根子去,大家以為他會離開海邊,搬到村子的中心,或是更加乾脆一點,直接住到大城市裡,結果甚麼也沒有發生。

  「我又不缺東西。」那個人搓搓鼻子說道,「話說回來,最近氣候不是很穩定呢。」

  你當時不覺得天氣有哪裡不對,抬頭望去整片的晴空沒有一絲雲彩。隔天狂風忽起,離岸的漁船紛紛被吹回港口,海水被捲成巨浪,一波又一波怒吼著往沿岸瘋撞。村民集結著往更內陸的地方逃去,沒有人找得到松野小松那張熟悉的臉,有人說他看到若隱若現的油燈燈火在岸邊遊走,便無人接下去說了。

  巨浪淹過村子最高的建築物,你想那個人可能是死了。

  暴風雨過後居民又回到村子裡,滿目瘡痍,建築物皆已破爛不堪。松野小松渾身濕淋淋地坐在岸邊,頭也不回地說:「你們回來啦。歡迎回來呀。」然後他把不久前撈到的珍珠珊瑚賣了個好價錢,村子又變回原來的相貌。

 

  這件事情發生的時候你還很小,可能記不得那筆錢是多大的數目,但絕對忘不了松野小松說話的時候緊盯著大海的眼神。

 

  傍晚的斜陽把你的影子拉得老長,斜斜地貼在沙灘上,你小心翼翼讓影子不被打上岸的浪頭觸碰到,當浪後退時就往大海更近一些,浪拍上來時就往陸地躲去,竟然有種回到童年和玩伴玩耍的錯覺。一雙赤裸的腳同時踩住了你的影子和海浪,松野小松站在你的面前,這是你第一次這麼接近他。

  「這有什麼好玩的?」松野小松用腳把海水潑在你身上,「來踩我的影子吧。」

  你很清楚這個遊戲是不公平的,你得先追上他、超越他才有可能踩到他的影子,不過風吹過耳邊的聲音聽起來是那麼痛快,嘩啦啦從身上滴落的水珠敲響戰鼓,你就拔腿朝他的方向大步奔跑過去。沙灘和海水對松野小松而言似乎一點兒作用也沒有,他毫不費力地從水面拔起自己的腳,踩下去時幾乎不濺水花。每當你快要追上他的時候,他就往水更深些的地方逃去,原本只到腳掌的海面現在淹到了小腿肚,很快又要淹過膝蓋。你還來不及發覺到哪裡不對勁,一陣大浪捲了過來,鋪天蓋地地把你往海里扯去。

  此時夕陽已近乎消失,模糊的黑暗之中一雙溫暖的手把你往上拖。你離開水面的瞬間猛咳不止,鼻腔裡都是海水鹹的近乎要人麻木的味道。

  「你還好嗎?」松野小松扶著你走回岸上,「真是對不起呀,我替他道歉。」

  基於禮貌,你說自己已經沒事了,「海洋真是可怕……太難以捉摸了。」

  松野小松聳了聳肩膀,回頭望了眼黑漆漆的海面。

  直到踩上了瀝青覆蓋的道路上你才脫離了方才那樣半死不活的狀態,你婉拒松野小松要送你更長一段路的提議,總歸於臉皮太薄,始終不好意思過於麻煩對方。

  「松野先生真是勇敢呢。」

  松野小松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讚美的話,我就收下了。」

  你揮手向他告別。

 

* * *

 

  雖然事到如今才說這種話有點掃興,但我必須老實地告訴你,松野小松並不是一個勇敢的人。我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這個事實。

  松野小松是我短暫的生命中見過最膽小的人,他害怕寂寞和黑夜,比誰都更加恐懼暴風雨的到來。我作了一切努力希望他可以遠離這些東西:我讓魚蝦不進他的漁網,讓暴風雨吹垮他的住處,設想他也許會因此而放棄靠海求生,到城市裡,或是到任何地方都好,只要他忘記這裡願意走得遠遠的。然而這麼一個怯弱的、無法忍受孤獨的人,笨蛋似的不知變通地繼續蝸居在那一幢小屋子裡,守著不知道泛黃多久了的過去的故事。

  作為松野小松曾經的弟弟,我沒有辦法眼睜睜看他餓死或是溺亡,最終我還是讓步了,我讓他得以溫飽,在巨浪中托著他的身子不至沉沒。某些方面而言他也很聰明,知道我的把柄在哪裡。

  「吶,空松啊。空松——」他在叫我了,「哥哥我今天被人說勇敢呢。」

  有什麼好驕傲的?那人是被你騙了。我送上一波浪花打溼他的腳趾頭。

  他先是蹲下身子傻笑,接著滑入水中肆無忌憚地亂竄。

  我深怕海草纏住他的腳,或是他一頭撞上海底岩石,趕緊捲起暗流送他上海面。哪知道這傢伙笑得更開心了,他雙手捧起一掌心的海水,低頭親了下去。

  

  你們可能不知道,他這一吻差點讓整片海域沸騰。

 

  END.

  *傳說若是找不到溺亡者的屍體,表示此人被大海接納,即為海神。

 

  --

  後記:

  我作夢都會夢到佐賀長男。像他這樣的天使,該有老婆和房子,該認認真真戀愛一次。(喔

  對於佐賀長男x海神次男這樣的搭配有著異常的熱情,寫出來卻成了普通的人神戀(?),如果可以讓特色更明顯一點就好了QQ

评论 ( 6 )
热度 ( 36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