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主/次男右/歡迎閒聊
微博:http://weibo.com/u/3187738623
噗浪:https://www.plurk.com/whatevaiwant

空空如也(续)

coco:

*既然有人想看后续……
(一)
我的记忆似乎是出现了障碍。
虽然有关兄弟们的事情都记得很清楚,但惟独对于我自己的记忆消失得一干二净。
但是没关系,我不是孤单一人,我还有5个super温柔的兄弟们在。
为什么每次当我问到失忆的原因时他们就会露出难过的表情呢?是怕我回忆起可怕的的事情来吗?真是温柔啊,我被爱着呢。
小松说,“就算记不起来了也没关系,不管什么时候空松都还是空松,只要从现在开始制造回忆就好了。”真不愧是长男,偶尔也会说出这么富有建设性的话呢。
我是松野空松。我活在这个世界上,并被世人所爱,还有什么能比这更美妙呢?
(二)
“呐,小松。”
“嗯?”
“以前的我是什么样子的?”
小松抬起头,看了一眼在室内还戴着墨镜耍帅的空松,又低下了头。“和现在没什么区别吧?”
“那就是很帅了?”
“呜啊这久违的痛痛痛痛——就是那样,完全,和以前一毛一样。”
“为什么会'痛'啊?我做了什么吗?”空松摘下了墨镜,有些苦恼地看着小松。
“嘛……”小松迟疑了一下,尔后笑着捡起空松放下的墨镜自己戴了起来,“那种事无所谓啦。看,像不像尾期?”
“是尾崎。哼,大哥终于感受到了尾崎的魅力了吗?”
“诶,话说这个墨镜是很贵的牌子吧?你从哪里弄来的?”
“啊,这个啊——”空松打了个响指,很是得意地说到,“My brother——是椴松送给我的。”
“诶——真行啊那家伙。”
怪不得小椴最近又换回以前的手机了。
(三)
虽然想找找以前的日记之类的东西,可是小松一直说着那么古老的东西早就烂掉了吧。原来我以前是个不喜欢写日记的人啊。
不过我找了很久也只找到了一个破损的封面,看来小松说的是对的,大概早就烂在哪里了吧。而且还翻出了中学时期的零分考卷……嗯……偶尔也会有的啊,这种事情……
还找到了中学在演剧部时的照片。
轻松还给我看了家族的合照。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很帅气呢,我!
一切都良好的运转着。就算失去了一点记忆,也没有对现在的生活产生不良的影响。
但是。
但是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四)
一松正坐在屋顶发呆的时候,十四松突然站在了他面前,然后盯着他看了几秒后,就噌地在一松旁边坐下了。
对于十四松的种种行为一松早已习以为常。虽然总是看不懂十四松的行动,但作为朝夕相处的兄弟,一松还是能感受到一些十四松的想法的。
“一松哥哥。”
“嗯?”
“我,做了错事呢。”
一松看了看十四松,然后抱着膝盖把自己的头埋了起来。
“嘛……每个人都会有犯错的时候。好好道歉的话,一定会被原谅的。”
从那张一如既往的笑颜上,似乎什么也看不出来。
“一松哥哥。”
“嗯?”
“一松哥哥已经不记得空松哥哥的事了对吧。还有轻松哥哥,Totti也是。”
“……嘛,是不记得了。”
长久的沉默。
一松仰起头看向头顶的天空,又时不时地偷瞟一眼旁边的十四松。
这种时候应该说什么呢?我这种人又能说出什么能让十四松打起精神的话呢?
“……十四松?”
“怎么了,一松哥哥?”
“棒球,打吗?”
十四松反应了一会儿,然后咧开嘴开心地笑道:“打!”
(五)
后来我好像明白了。大概是缺少了点什么,让本该亲密无间的我们之间出现了不该有的裂缝。就像本该紧紧咬合的齿轮之间少了一个关键的小齿轮,导致我们之间的节奏无法同步了。
果然……那一段缺失的记忆,还是给大家带来了麻烦啊。
明明是家里的次男,我却不能好好尽到做为兄长的责任,还总是让弟弟们感到困扰,这样的我真是太逊了。
要怎么才能成为优秀的人呢?要怎么才能被大家所需要、被众人所依赖呢?
我既不想伤害他人,也不想一味地被温柔地对待。
我希望成为你们的支柱啊。
无论谁都好,无论做什么都好,请让我——
(六)
“好的——松野家第*$&次家庭会议,现在开始!”
“这次又是在搞什么啊,小松哥哥?”
“肃静!咳咳。实际上呢,我们六胞胎现在,可能遇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
“每次都是这句话……所以说到底是什么啦……”
底下的弟弟们一点干劲都没有。轻松在看杂志,一松在逗猫,十四松和球滚成了一团,椴松在自拍,只有空松正襟危坐地看着小松。
小松叹了口气,再次敲了敲白板:“你们啊……哥哥会伤心的哦?真的哭给你们看哦?稍微配合一下好不好?”
“所以,到底是什么危机啊?”轻松好歹是应和了一句。
“实际上,我得到可靠消息,下周的时候小钢珠店里会来一批新机器哦!是不是很兴奋?很想现在就飞奔到下周吧?我也是!”
“就这么想的只有你吧……”
“但是!竟然!”小松猛地拍了一把白板,“最重要的'那个'居然已经没有了!”
“'那个'?”
“就是那个,那个!”小松手指动了动,“钱啊!”
“这是你自己的事吧!谁让你花钱不懂节制的!”
“太冷血了吧!我们可是六胞胎哦!在这种时候不就是要互相帮助吗!轻松,没想到你是这么无情的人!”
“被帮助的只有你吧?!”轻松怒视小松,“不要为了这种无聊的事情开家庭会议好不好!没钱了自己去想办法啊你这人渣长男!”
“嗯……需不需要我把钱借给你?小松?”
诶?
其余的松都呆住了,一齐看向了发言说要借钱给小松的空松。空松被看得有些紧张,索性就直接把自己的钱包掏了出来。“之前的我其实一直有存款……所以小松你如果急着用钱的话……”
“空松……没想到你是这么好的人啊!那我就不客气了!”小松想都没想直接伸手了,结果被轻松一把摁倒在了地上。
“不不不空松,怎么能让他就这么得逞呢?他可是小松啊,嘴上说是借但是最后绝对不会还的。”轻松一脚踩在扑腾的小松身上,语重心长地劝说空松到,“这种利用弟弟们的人渣就应该被沉到太平洋底下去——”
“好过分!太过分了这么说!”
“闭嘴,人渣长男。”轻松充满恶意地瞪了小松一眼,“上周私自拿着我的钱包去打小钢珠的人是谁啊?为了喵酱的新唱片我可是攒了一个月的钱,结果……你这丫居然——!”
“那——就用我的钱给轻松买新唱片——”
“不用管他们啦,空松哥哥。”椴松叹了口气,“反正不是一直都是那样的吗?啊,最近我有一双想买的鞋子呢~”
“那,就把我的钱借给椴松——”
“我也!”十四松突然窜了出来挡在了空松与椴松中间,“想打棒球!”
“十四松哥哥打棒球不需要钱吧?一松哥哥?!你在干什么?!”
一松直接脱了裤子在家里裸奔,被问到时还一脸面无表情地答了一句:“拉屎。”
“拜托了请把裤子穿上!”
“啊——一松有什么想要的吗?”
一松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移开了视线:“……没什么。”
“肯定是有的吧!不用害羞我的小猫咪,作为哥哥我一定会为尽力满足my brother们的愿望——咕噗——”
等回过神来一松已经对空松出手了。“不需要!去死!”
“钱是我的!我可是长男!”“啊哈哈——精力精力,肌肉肌肉!”“你这人渣长男——把喵酱专辑的钱还给我!”“一、一松?!好疼!”“去死!臭松!”“真是的——又乱成一团糟了——空松哥哥,你答应借钱给我了吧?”
松野家,今天也十分和平。
(七)
我在想,也许记忆不只是存储在大脑里的吧?
就算某些话说不出口,就算某种情绪已经减淡,就算令人尴尬的隔膜开始存在,那些存在过的事物也依旧留有它们存在过的痕迹。
还没来得及犹豫的时候身体就已经做出了反应。那些已经铭刻进骨子里的习惯随之而然地表现了出来。
而只要我们迈出了第一步,后面的几十步几百步,都会变得越来越轻松。
我是松野空松,六胞胎中的次男。
现在,存在于这个爱我的世界上。


****分割线****


*感谢阅读
*这回是真的完了

评论
热度 ( 47 )
  1. coco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