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主/次男右/歡迎閒聊
微博:http://weibo.com/u/3187738623
噗浪:https://www.plurk.com/whatevaiwant

【色松】向双手起誓(六)

coco:

*保健医ichi
*长兄mafia?
(26)
“一松老师。”
“嗯?”
“到底怎么才能受欢迎呢?”
“哈?你这是在问一个不受欢迎的人怎么受欢迎吗?”一松一脸“你找揍吗”的表情看着空松。
“诶?老师不受欢迎吗?但是我就很喜欢一松老师啊。”
“……去死。到底是什么能让你这么毫不羞耻地说出这种话来的?”
空松想了想后答道:“因为……是事实?”
“果然还是去死。”
“诶……”
一松沉默了一会儿,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一眼发呆的空松,然后问到:“你就那么想受欢迎吗?”
“哼,我在哪里都是耀眼的sunshiny boy空松。”
一松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刚想怼过去一句“去死吧你个sunshiny boy”,却看到空松微微地侧过脸,很小声地自言自语了一句说……
“……但是怎么也找不到啊,命中注定的空松girl。”
“还是会有点寂寞啊。”
一松低下了头,不再说话了。
命中注定的爱人吗?
是啊。我这种人肯定是不行的吧。真要命啊,我寂寞地都快要死掉了,从出生以来就一直单身了28年,今后也会就这样孤独终老吗?因为师生之间肯定是不行的吧……而且年龄也差太多了……
诶?等等啊。
一松想到半截的时候突然愣住了。
我这是,对那个小兔崽子动心了吗?
(27)
“哈……是梦吗……心情真差。”
四月初开学季。新学期的第一个早上一松是在地上醒来的。
他从墙上取下衬衫和西裤,皱着眉头看着有骷髅图案的领带,每天早上都忍不住吐槽一次送领带的人的品味。但他还是像往常一样熟练地打好领结,抓了抓刘海让头发的阴影盖住眼睛,然后拎起包走上了熟悉的道路。
自从那件事以来已经过去三年,经历过那次袭击的学生已经毕业,学校保健医的英雄之名早已经淡漠——当然这对于不擅长应酬的一松来说是件天大的好事。
似乎一切事情都可以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减淡消失。恐惧,悔恨,愤怒,悲伤,哪怕是再刻骨铭心的爱情,说不定也会在潺潺流水的日常中泯灭殆尽。
生死以外皆闲事。有个人走了就没再回来,只不过是闲事中的闲事。
可是偶尔,只是偶尔,一松还是会幻想有一天他会推开保健室的门,哪怕他不是穿着正统西装手捧鲜花,哪怕他是像当年小松一样从窗口跳进来,带着血腥与香烟的味道,用带着泥土的皮鞋踩在保健室干净的办公桌上,一松也会放下整整三年的委屈和遗憾,一拳捶在他头上,怒道来得太慢了你给我去死吧。
可是三年了,什么也没发生。
新学期的第一天,一松在保健室里呆到放学铃声响起,也还是什么都没发生。
说不定,永远也没法发生了。
走出校门的时候一松想到,那家伙是不是已经在黑手党火拼的过程中死掉了呢?如果死了的话那就没办法了啊。会不会他还在临死前含着眼泪说“老师对不起我食言了”,紧攥的双拳缓缓放开,眼泪融在血里逐渐干涸,最后生命消失在意大利某个街头的枪声里?
一松情不自禁地笑了。那样的话我会永远活在自我厌恶之中吧。听起来很不错嘛。
但是果然你还是好好活着吧,就让那张愚蠢的笑脸沐浴在过于灿烂的阳光下,继续被世人所嘲笑,然后在我死掉之后的余生,永远沉浸在痛苦与悔恨的回忆里吧。
真像白痴一样。我是白痴吗?
“喂,你是这学校的老师吧?”
“啊?”一松皱了皱眉头,转头看向叫住他的大高个男生,啧了一声。不管在哪个时代都会有不良少年的存在。不良少年这个品种是属小强的吗?“要打架的话不要在学校门口——”
“喂!快住手吧!你没听说过'恶魔松野'的名号吗?!”
“啥?”一松和大高个男生同时愣住了。
出声的不良少年感觉拽住了大高个男生,颇为紧张地说到:“你是新人所以还不清楚,因为我已经留级了三年,所以经历过当年的那场恶战——”
留级了三年?你这样会给老师和学校添麻烦的我跟你说。快点毕业吧拜托。
“……这个学校的保健医可是很有背景的。三年前的那场袭击你听说过吧?其实都是他搞出来的!就因为当地的小混混们找他学生麻烦,他就请动了家里的黑手党来拎着枪就进了学校——闹的这么大,居然最后还是被平息下来了,你说这背景有多大!”
我看大的是你的脑洞吧,说的没一样是对的啊!
“什么?!”在场的小混混们都被震住了,“不是说那个保健医是阻止恶徒的英雄来着吗?没想到他才是幕后黑手!”“怪不得那个学生马上就退学出国了,这是拿了封口费啊!”“我想起来了!国外好像确实有那么一个松野家族,是黑道大佬之一啊!据说boss还被称为恶魔什么的,难道说就是——”“嘘——知道这么多小心你也被灭口!”“嘶——”
结果就是,来找事的小混混们齐齐向一松鞠躬道歉,一溜烟似的跑了,留下一松一个人在原地一脸懵逼。
当时一松就把它当成一个笑话忘在脑后了。所以他不会想到,这个误会变成了谣言,而谣言又引发了巨大的灾难。
时隔三年的,这个不起眼的小镇的巨大灾难。
(28)
“听说了吗?松野家的头头现在在日本,据说藏身于一个小地方的中学准备搞一个大计划!”
“日本?前些天不是还说他在巴黎调戏服务员吗?”
“人家有私人飞机啊。再说,那个'红色恶魔'不着调又不是一天两天了,脸上是成天笑嘻嘻的,可谁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鬼主意。”
“这下可热闹了。松野家可不是什么小家族,他们一动,其他几个大家伙肯定也坐不住了。等着瞧吧,肯定又是一场混战。”
……
“……他们这么说的。”
“诶?又要工作?”小松把脸贴在办公桌上满脸的不情愿,“不要啦——哥哥我今天刚订好去墨尔本的机票诶,有超大的电子触摸屏在等待着我的爱抚呢——”
“没办法,这是工作。如果不尽快澄清这个误会的话,也许日本的某个小镇就会被扫平了,松野家的名誉也会受到影响……”
“诶你看,刚刚飘过去那朵云像不像欧派?”
“……我已经跟联盟家族联系了,明天的时候你需要出面说明……”
“呜哇——好厉害那朵云好像一坨便便——”
“小松!!!”
小松不情愿地把脸从巨大的落地窗上挪了开来,嘟着嘴抱怨道:“但是我不想去工作啊……啊——想做一个家里蹲,想过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啊——”
“别任性了,你可是家里的boss吧?”
小松重新把脸贴在了办公桌上,一副颓废的样子。过了大约一刻钟,他终于叹了口气,举手投降了。
“我知道了,总部这边我会处理的。”
“我相信你哟brother。”
“那个就算了肋骨会断掉。”
小松抬起头,把下巴搁在桌上看着自己家的二把手说:
“日本,那边就交给你了。给我带手信哦。日本酒。”
对方轻轻地笑了笑。
“啊,交给我吧。”
(29)
“为什么啊啊啊啊啊啊——”
一般来说的话普通人会遭到黑手党追杀吗?还是被不同的黑手党追杀两次?!
“喵~”
啊。一松瞥了一眼自己怀里的猫。刚刚喂猫的时候突然听到枪响结果下意识地就一把抱起猫跑了。现在是不是放下比较好啊?
“砰!”“别让他跑了!”
该死的松野哦哦哦哦哦哦——
(30)
一松想象过无数次与空松相遇时的样子。
那个能把自己的篮球队服全都镶上亮片的家伙,长大成人了以后会是什么样子?
那个被人讨厌了就会抱住对方嚎啕大哭的家伙,长大成人了以后会是什么样子?
那个用憧憬的目光看着我的人。
那个大声地对我说“能做到”的人。
那个哭着对我说“最喜欢老师了”的人。
松野空松,你会变成什么样子的人?
一松紧张地揪着自己的领带,惊慌失措地看着自己的影子。
我又成为了什么样的人?
还是保健室里那个阴郁孤僻的古怪老师吗?
还是逃避了责任还腆着脸穿着白大衣的胆小鬼吗?
无能的我。
自私的我。
居然会对自己的学生产生依赖和占有欲的我。
请不要在这种时候遇见这样的我。
“砰!”
我曾经想死。
“砰!”
但是。
“老师!”
一松的眼镜掉了,只能看到一片模糊的金光。
敞开的蓝色衬衫的领口内,那条金链子差点闪瞎一松的眼睛。
妈的,太刺眼了,眼泪都流出来了。
时隔三年的重逢之时,一松这么想到。

【完】
****分割线****
p.s 后记
非常感谢大家的阅读,《向双手起誓》在这里就结束了。其实一开始写色松的时候想写出他们“互相救赎”的感觉。可惜我文力有限并没有好好地表达出这一点。小松真是个究极的好哥哥,可能以后有机会我还会画画这篇文背景下的124的故事。

其实每次收到评论我都感动到哭,但是每次我都战战兢兢的不知道该如何回复,所以没能回复的话请原谅我,我只是词语太匮乏了,没法表达出我内心的感谢和感动。像现在这样写了后记其实我也在害怕着“会不会太啰嗦了啊”“谁想看你的完结感想啊”……

还有评论里同为学医的那位同学,我想和你握个手。

阿松的世界真的很精彩。我所能表达出来的都不及其万分之一。

感谢阅读到这里。谢谢。(鞠躬)

评论
热度 ( 47 )
  1. coco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