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主/次男右/歡迎閒聊
微博:http://weibo.com/u/3187738623
噗浪:https://www.plurk.com/whatevaiwant

[一カラ]七年之癢(CWT44 無料全文釋出)

 

  在無數次的爭吵和討論之後,松野空松終於讓步了:他答應和壱一起租一個小套房。

 

  「但不是現在,」松野空松避開壱熱切的目光裡竄出的失望,「我怎麼知道我們住在一起之後不會後悔?那押金可不便宜,況且我們並不……」他思考了一下措辭,「並沒有這麼長時間地獨處過。」

   「不是每個禮拜都有約出來嗎?」

   「那是上床。那不一樣。」

   壱被這個事實說服了,「那你希望怎麼做呢?」他向對方徵求意見,畢竟在這段關係裡,松野空松總是發號施令的那個。

   「一個禮拜。」松野空松說:「你來我這裡住一個禮拜,或是我到你那裏住一個禮拜。如果這段時間裡面我們相安無事,那就接著去仲介商那裏。」

   「這是一個好主意。」壱躍躍欲試。

  

  這真不是個好主意。 

  首當其衝是とど的尖叫聲,「這棟破公寓——你覺得還有可能多擠一個人嗎?」 

  「他很瘦的。」壱解釋道:「可以和我擠一張床。」 

  「喔,你說得很對。」とど尖銳地說道:「說得好像骨架不占空間一樣。」 

  JADE顯然也不贊成這個提案,「他會影響到我們的作息的。」 

  「我們有一半的人天天睡到自然醒。」壱反駁,「我們能有什麼作息?」 

  「反正睡到自然醒的不是我。」 

  架羅和JUICY沒有意見,眾人把目光放到OSO身上。 

  「收錢的話就可以。」OSO咧開嘴露出八顆大白牙,右手的中指和大拇指抵在一起摩擦,「只是一點點住宿費。」 

 

  壱當然不可能對松野空松收錢,他可拉不下這個臉,於是他收拾好的行李,發了個訊息告訴對方自己隨時都可以搬過去。  

 

  晚上十一點,在上眼皮重重砸下來之前,壱和他的行李終於等到剛下班的松野空松。他們一路從車站走到松野空松租的小房間,並沒有比樂團住的公寓好到哪裡去,唯一的優勢大概是牆壁上沒有色情廣告。

   松野空松為壱的到來做出的唯一準備就是給他弄了張床墊,網購買來的特價品,上頭還散發出一種廉價刺鼻的塑料味兒。壱不在乎,他累得就算是躺進垃圾堆也能直接睡著。 

  「想睡的話先去睡。」松野空松疲憊地說道:「我還有資料要處理。」

   壱迷迷糊糊地睡了一覺,起床的時候松野空松已經不見了。旁邊的床墊整整齊齊的,似乎完全沒有被人使用過。 

  小冰箱上有張memo紙寫著:「備用鑰匙在鞋櫃底下,東西隨便用」,除此之外這個地方幾乎沒有松野空松昨天回來過的證明。 

 

  這和壱想像的同居生活有點不太一樣。 

 

  即使是靠得這麼近,即使都住在一起了,所能留下的也還是松野空松的背影而已。壱感到氣餒,還有點生氣。他從角落拖出自己的行李廂,忿忿地把衣服塞進松野空松空蕩蕩的衣櫃裡,可悲的是他的怒氣在把牙刷和漱口杯放到洗手槽上頭的平台的時候就消去了一大半——看著成對的盥洗用具,他的內心還是有點小開心的。 

 

  壱花上一整天的時間重新布置室內空間,午餐時間他發覺那個小冰箱裏頭是空的,隨便在便利店買了麵包牛奶果腹,又一頭栽進布置的小宇宙裡去了。等他再抬頭,窗戶外已是一片漆黑,強烈的飢餓感痛擊著脆弱的胃。他正要發訊息問松野空松晚餐吃什麼,大門傳來開鎖的聲音,是松野空松回來了。 

 

  松野空松兩手空空的。 

  「你沒帶吃的回來?」壱極力壓下內心的失望。 

  「我以為你吃了。」松野空松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旁邊有便利店。」 

  「我知道,我中午去過了。」 

  「你現在去的話可以連明天中午的一起買,深夜有特價。」 

  松野空松沒發現壱鐵青的臉色,他忙著把筆記型電腦架在桌上,眼睛死死地盯著開機畫面。 

  壱在過去十九年的人生裡,從未感受如此委屈過。 


  而這才是他們同居的第一天。 

 

  無所事事地躺在床墊上,壱看見とど發來的訊息:「沒問題嗎?」 

  沒問題。壱在送出之前遲疑了,松野空松打字的聲音讓他心煩意亂,「小聲一點。」

   松野空松頭都沒抬,「抱歉。再五分鐘就好。」

   壱整整等了一個多小時,他懷疑自己是被氣到昏死才失去意識的。

  

  搬進松野空松住處的第三天,壱已經大概習慣了只有在半夜才能遇到同居人的生活模式,他一個人睡到大中午才起床,吃完昨夜買的午餐,回到樂團的小公寓團練,再一個人到便利店吃晚餐。他最好在松野空松回來前睡著,否則一整晚的打字聲夠他失眠到天亮。


  第四天的晚上,壱揹著樂器走回公寓時,發現小房間的燈竟然是亮的;他三兩步從對街一路小跑步爬上樓梯衝到房間門口,拿出鑰匙時還手滑了兩三次才正確插進鑰匙孔。室內,松野空松已經換上睡衣了,正躺在床上看手機螢幕。 

  「你今天不加班?」壱把貝斯卸到地上,「太好了,那我們可以——」 

  「不可以。」松野空松放下手機,「歡迎回來,現在我要睡了。」 

  「可是!」 

  「沒有可是……我連續加了四天班,讓我先睡一下……」 

  壱用力地踹了一下自己的床墊一腳。 

 

  周末前一天,剛洗掉滿身酒氣的松野空松從浴室裡出來,「周末要不要看電影?」

   「什麼?」壱一度以為自己幻聽,「明天嗎?你有空?」 

  「後天也行。」松野空松打開吹風機,「案子快結束了,周末挑一天加班就好。」 

  「我想去看『La La Land』。」 

  松野空松一臉迷惑,「那是什麼片?」

   「今年威尼斯影展的開幕影片。我應該會買它的原聲帶。」 

  「喔。」 

  「你不喜歡?」 

  「沒事,你要看的話我們就去看吧。」 

 

  星期日他們起了個大早,壱早就在網路上訂了兩個好位置,他拉著松野空松入座,然後松野空松立刻在電影院裡睡了整整兩個小時,幾乎是電影一開始這人就睡著了。 

 

  當天晚飯後,壱收拾完碗筷,正襟危坐地直視著松野空松,「我們需要談談。」他說。 

  「我為我今天的舉動道歉。我是真看不懂音樂劇。」 

  「不只這件事情吧?」壱拉高音量,「你沒有其他事情要道歉的嗎?像是讓我吃了快一個禮拜的垃圾食品?明明住在一起,一整天大概也只會說上三句話?」 

  「你在意?」 

  「我當然在意!」壱簡直要抓狂,「我以為我們在交往。」 

  「我們是在交往。」 

  「這樣算是在交往?我們一個禮拜見不上幾次面,話說不到同一處去——我們——」 

  「我們甚至沒有共通點。」松野空松接下他的話,冷靜得令人憤怒,「這就是我一直想說的,我們要繼續這種關係,最好的做法就是維持之前的相處模式。」 

  「不要。」

   松野空松難得露出苦惱的表情,他嘆氣道:「為什麼?」 

  「我不知道,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堅持什麼。我想看你的睡臉,想和你好好地一起吃頓飯,想和你依偎在沙發上看一整晚的小電影,想在假日的時候和你一起發懶賴上個大半天才起床,想在冬天裡讓你冷冰冰的腳丫子踩上我的肚子……然而你卻不在乎這些事情,好像只有我一個人一頭熱地栽了下去。」壱劈哩啪啦地越說越激動,他整張臉都脹紅了,停下來喘了好幾口氣後才有點冷靜下來,「……我快要被你給氣死了。」 

 

  松野空松看著他,好一陣子沒有說話。 

 

  「你以為只有你在生氣?」松野空松開口道:「我也快被你的固執、不講理、幼稚到極點的舉動給逼瘋了。唯一支持著我和你繼續糾纏下去的原因是——我大概是瘋了才會這樣想,」他深呼吸,「我愛你。」 

  「彼此彼此。我想我也瘋了。」壱揉著自己的太陽穴,「我愛你。」 

  「那現在我們之間還有甚麼問題嗎?」 

  「有的。」壱滿意地看松野空松挑起一邊的眉毛,「我們什麼時候去找房屋仲介?」 

 

  松野空松說他早和仲介約了下周末。

  

END.

--

後記:

原本CWT44預計要出的壱ヒラ本開窗了,延後到2月CWT45出刊。

無料取自原文被捨棄的一個小部分(但個人很喜歡,覺得太可惜),講得是壱和ヒラ的磨合,不過壱怎麼越看越可憐……我自己都要不忍心了。

12/10 CWT D1當天早上完稿,時間太急迫只來得及印來不及放資料,今天發完了直接釋出~

如果有repo我會很高興的><

评论 ( 4 )
热度 ( 31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