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主/次男右/歡迎閒聊
微博:http://weibo.com/u/3187738623
噗浪:https://www.plurk.com/whatevaiwant

[おそカラ]直至透明之前(CWT43無料全文釋出)

  一天早上,松野空松發現自己變得透明了。他在浴室裏刷牙,鏡子映出他睡眼惺忪的臉、白色的牙膏泡沫、胸膛斑斑點點的吻痕和小松。多神奇,他竟然能透過自己的臉看見後面的小松,好像他只是一片模糊的霧氣那樣。

  小松大概也發現了,原本還半開的眼睛忽然睜地老大,所有的睡意都被扔出腦袋瓜。

  「這是怎麼回事?」小松觸摸空松的臉,指尖陷進柔軟的頰肉,比他記得的更深一點,「你正在消失嗎?」

  「我不知道。」

  牆上的時鐘轉到十點四十分,離退房不到一個小時,不夠他們再一次纏綿。兩人換了衣服,撿起掉在地上的錢包和床頭櫃的墨鏡(這就是他們所有的私人物品了)。小松坐在床邊,對空松比了一個招呼的手勢,讓空松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把臉埋進空松的頸間。

  這是松野小松和松野空松獨處的第十八個小時。空松看起來有點透明。


  嗶嗶。

  時間到了。他們到櫃檯退房,走出賓館的一瞬間小松萌生出想回頭的衝動,外面烈日當空,照得他有點暈眩;好在空松握住了他的手,把他拉進人行道的樹蔭下。

  小松空著的手放在帽衫前的口袋裡,捏著乾癟的錢包。他們身上的現金少得可憐,為了能夠最大限度地延長兩人相處的時間,沒有電車,沒有高級餐廳,沒有任何奢侈的享受,這段所謂的「私奔」,只有空松和他,還有逐漸流逝的時間。

  「真好啊。」小松癱坐在公園裡的長椅上,瞇著眼睛,懶洋洋地說道,「我們應該要常常出來晃晃的。就你和我,我們。」

  空松坐在一旁,悶熱的皮夾克隨意掛在椅背上,貼身的淺色背心被汗水浸溼一大片,「哼,真是不錯的提議啊,brother。」

  「是吧是吧。」

  街上沒有人發覺空松有哪裡不一樣。無論是映在地上比常人更淺的影子,還是付錢的時候藏不住手心裡的銅板的手背,那些人連眼皮也沒抖一下,這個世界運作的真理彷彿將空松透明化納入了天地運行的一部份,如此的理所當然。

  空松不會無緣無故發生變化,肯定是有什麼東西觸發了這件事情。好比小松不會沒事就忽然拖著空松離開家裡,講好聽是「偶爾也想和空松有一點私人時間嘛」,實話實說則是「哥哥的慾望膨脹地快要爆炸了,拜託空松和哥哥痛快淋漓地來一發」,最後變成了「既然都出門了那乾脆走遠一點?不如我們私奔吧」。


  想是那樣想,但他們離家其實也沒多遠。

  據說人走一整天的距離最遠是五十公里,還是不作停留拚了命行走的那種。依兩人一路上走走停停(還有一半以上的時間都耗在賓館)的狀態,大概坐上電車五、六站就能回到家了。

  「稍微聽見了腹部的monster的鳴叫聲。」空松說。

  「唔,大概是因為中午沒吃什麼吧。」小松咧開嘴,「吃拉麵吧,難得出來一趟。」

  「那樣的話,錢還夠嗎?」

  「夠的喔。」小松摩娑著空松顏色越來越淡的指尖。

  平常日的人潮本來就少,加上不是正規的用餐時間,附近的名店難得的沒有排隊的人龍,他們慢悠悠地點了餐。像往常一樣,在空松去倒大麥茶的空檔,小松自動在空松的餐點旁註記「叉燒加量」,才把菜單交給廚師。

  兩個人都餓極了,用餐期間誰也沒說一句話,稀哩呼嚕地吞著麵條。

  「啊。」空松小小聲地驚呼,他的筷子掉到了桌子底下。在他蹲下去撿之前,小松拿了把新的給他,空松伸手去接,筷子再度從他的手中滑落,撞擊到地板後發出清脆的聲響。

  松野小松和松野空松獨處的第二十四個小時。空松正在消失。

  「我們回去吧。」小松撿起地上的筷子。


  明明是兩個人一起出門的,回程卻只剩下一個人了。小松提著店家好心給的袋子,空松的皮外套呀背心呀褲子鞋子呀都好好地放在裏頭,唯一的好處是現在可以搭電車了,剩下的錢剛好足夠一個人的車資。

  剛踏出目的地車站,正好遇到與朋友告別的椴松,椴松也看見了自家大哥,待朋友都走遠後,才和小松打了聲招呼。

  「終於肯回來了?」

  「嘿嘿,Totty有想哥哥們嗎?」

  椴松立刻翻出大白眼,「空松哥哥呢?」

  「他呀,在這裡呢。」小松拉開手提袋,「回家之後把床鋪好,塞進老位子,空松明天就會出現啦!」


  椴松早上起床,看見清晨的陽光從窗間撒落,照在空松的臉上和枕頭上。一松對半透明的空松沒什麼興趣的樣子,兩人安安靜靜地一起坐在起居室裡看電視;空松的鏡子靜靜地躺在桌上,它的主人現在還拿不起它。早上輕松出門前就是這個景象,晚上回來了,這兩人誰也沒動一下。

  空松回到家的第七天,和十四松出門去打棒球了,他們一大清早出的門,折騰到晚餐時間才回來。隔天十四松一樣起了個大早衝出門,空松倒是不行了,安安穩穩地睡到大中午,餓得受不了才爬出被褥到廚房找吃的。

  小松側躺在起居室,有一下沒一下地翻著手邊的漫畫書,空松坐在圓桌旁等泡麵泡軟;從小松的角度只能看見空松的背脊,挺得直直地,腰部和臀部形成一抹流利的弧度。

  「你啊,」小松攬住空松的腰,久違地溫暖地觸感讓他發出滿足的嘆息,沉默一陣後才埋怨道,「——還真的是,離開兄弟的話,一個不注意就會消失了呢。」

  「那有什麼關係。」空松俯下身用額頭貼著小松的,「反正你總會把我帶回來的。」


END.


襪子 Lofter: http://karamatsusohot.lofter.com

2016/11/13 [有1就有2!-長兄松ONLY] 攤位:人間國寶讓次男嗷嗚嗷嗚叫 

--

後記:

CWT43無料發完大感謝!(○'ω'○)丿

雖然不能到場,但是透過大家拿無料好像也感覺到了一點現場熱鬧的氣氛……太開心了!謝謝你們!

如果不嫌棄的話可以repo(?),哎寫無料還要repo大概也只有我了,真不要臉,趕緊逃走了。

评论
热度 ( 50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