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主/次男右/歡迎閒聊
微博:http://weibo.com/u/3187738623
噗浪:https://www.plurk.com/whatevaiwant

[圓周カラ]椴松成為聖歌隊的理由(1)

@宗教松
@材木組親情向
@敲鑼還沒出場但真的是圓周卡拉

空松和椴松倆兄弟從小相依為命,在主城的教會裡長大,和立志要當神父為人民服務的空松不一樣,椴松對於這種生活完全沒興趣,他既不喜歡早會,也不怎麼樂意服務人群,對管風琴和唱歌也沒什麼興趣。

椴松之所以會成為赤塚村唯一的聖歌隊隊員,一切都要從空松好不容易結束了教會的所有修習和考試,終於成為了神父說起。

主城的神父在試驗合格之後都會被外派到世界各地去服務,地點沒得選,教會要你去哪就得去哪,頂多適應不良的話可以寫信回來問問還有沒有其他缺可調。

「赤塚村。」空松收起羊皮紙卷,「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椴松聳肩,他忙著打包自己的行李,「反正肯定是個又破爛又詭異的地方。」
「Cheer up!椴松,不管是什麼樣的地方,都是神的給予我們的challenge。」

不確定赤塚村是不是很破爛,但是的確挺詭異。
明明是大白天,椴松站在教堂前,卻感覺到一陣寒意。

「空松哥哥,我覺得這間教堂怪怪的。咱們還是改間吧?」
空松肩上扛著兩個人的行李,手上拖著椴松的行李,吃力的說,「這一定是上帝給我們的challenge,絕對不能退縮。」

話剛結束,教堂的大門「砰」地由內而外打開了。溫暖的金黃色光芒照的松野兄弟兩人睜不開眼。

「肌肉肌肉、幹勁幹勁!」

「椴松,look,神的使者出現了!」空松揉揉眼睛,在熱情的小天使後面有一片黑色的人形陰影,「噢,還有一位……」
身穿修女的人蹲坐在地上,露出腿毛比中指.jpg。

一滴冷汗滑過空松的側臉,「——Mr. 修女?」
椴松簡直要哭,他揪著空松的修士服的衣角,「哪有這種大叔修女啊?看起來非常不妙啊!」
「雖然看起來很兇惡,但其實是個nice的角色吧?不擅長與人相處但實際上是個nice guy什麼的!面惡心善什麼的!」
「瞧不起男修女啊?」修女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膽兒挺肥。宰了或許能餵貓呢。」

「對不起——!」

比起修女明顯的厭惡,小天使倒是很熱情的拍著翅膀飛了過來,「我啊,是天使十四松喔。那個東西,是一松哥哥喔。」
什麼叫「那個東西」?椴松陷入一片混亂,天使是這樣說話的嗎?

「初次見面,十四松。」空松摸摸小天使的頭,「不過,不可以用『那個東西』來形容人,Mr. 修女……咳,一松先生會很難過的。」
「哎——是這樣嗎?」
「是這樣的喔。」

「吵死了!」一松猛地站起,殺氣騰騰的走來。
空松擋住椴松,椴松擋住自己的行李。戰戰兢兢。

一步兩步。
一步兩步。
一步一步似爪牙,似魔鬼的步伐。

一松經過十四松,繞過空松和椴松,直直的走出教堂大門口。跑走了。

空松:「???」
椴松:「……」
惡魔:「修女就是太害羞了。你們不要見外啊。」並且同時搭著兩兄弟的肩膀。

「真是個shy boy。」空松恍然大悟。
「不對吧!」椴松拍開惡魔的手,揪著空松的領子,「現在誰管那個腿毛修女害不害羞啊?空松哥哥!重點是為什麼教堂會有惡魔!」
「椴松,」空松握住椴松的拳頭,長長的睫毛底下是一片璀璨星光,「God,是不會拒絕任何向祂say help的人的,即使是devils也一樣。」
「椴松,」惡魔摟住空松的腰,「你哥哥說的很對。」
「不要叫的好像很熟一樣!」椴松崩潰,「還有你的手在摸哪裡?」
「你哥的屁股。」
「不要回答,求求你了!」
「呵呵,真是個熱情的evil boy。想藉著touch神的僕人獲得赦免嗎?可以唷。」空松脫下深色修士袍,露出白色的襯衣。
「空松哥哥是智障嗎?他的目標怎麼看都是你的羅馬領*吧!」椴松崩潰^2。

Tbc.
--
後記:
儘管女神(♂)還沒出現但這篇的確是圓周卡拉。
*羅馬領:天主教神職人員的服裝,從外表看著只是領口處的白色硬片,其實是類似項圈的服飾。一說是提醒神職人員不要說汙穢的話,一說是象徵神職人員的貞節。來自百度百科&網路。

评论 ( 2 )
热度 ( 80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