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主/次男右/歡迎閒聊
微博:http://weibo.com/u/3187738623
噗浪:https://www.plurk.com/whatevaiwant

[おそカラ]心拍數

@レスヒラ
@什麼都很突然
@カラ右深夜極限60分投稿,故不修改錯漏字

 
「先拔出保險栓,再壓下壓把,或是旋動閥門……噴口對准火焰的根部……」
小松坐在便利店的座位區,看著自己筆記本上的一堆鬼畫符,默默地重複道,他每唸一個字,眼皮就往下掉一點,顯然是快要支持不下去了。
桌上擺了三罐濃縮咖啡,只剩一罐還沒拆封。他的心臟在咖啡因的攻擊之下簡直要抽搐。

「Excuse me,這裡有人坐嗎?」
小松抬頭,一個面色憔悴的男人站在他左前方,手裡抓著一個微波便當,用另一隻手指著小松對面的空位。
「不,沒有。」
男人點點頭,「那就打擾了。」
小松看男人搖搖晃晃的坐下,把便當打開放在前方,他還吃不到幾口飯,口袋裡的手機就響了,男人趕緊接了起來。

聽起來對方還滿急的。男人回了幾句話,便匆匆站了起來要離開。

「是要回公司嗎?」小松問道。他已經完全不想看書了,和別人說點什麼也行。
「啊啊,是的。」男人揉揉自己的太陽穴,「有點事情要處理。」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社畜吧?小松同情的看著對方,「你看起來比我更需要這個。」他拿起惟一一罐尚未開封的濃縮咖啡。
男人看起來有點兒不知所措,「這樣多不好意思……」
「別見外,拿去吧。我喝多了會心悸。」小松把咖啡塞到男人的手上,「我叫松野小松,你呢?」
「空松。松野空松。」
「真巧啊,你也姓松野。」小松咧開嘴,笑嘻嘻的說,「你瞧,我們這不就認識了?咖啡就給你吧。」
「……謝謝。」空松這次沒有拒絕,接下了小松的饋贈,「您是在準備考試嗎?松野先生。」
「是的,明天的消防隊員資格筆試。好——討厭啊——」小松耍賴似的趴在桌上。
空松捂住嘴,細微的笑聲從指縫流出。
他笑起來其實還挺精神的。小松正想說些什麼,空松的手機又響起來了。

空松看了眼來電顯示,急急忙忙的說,「如果不介意的話,明天晚上的這個時間,讓我請您吃頓飯celebrate一下吧?」
小松還來不及回答,空松已經接起手機衝出便利店,他走的很急,座位上留下一個黑色的公事包。

「真是的,這樣不赴約的話就不行了呢。」

--

空松發現自己的公事包不見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了,他回到便利店,座位上空空如也。店員也表示沒有任何人把失物寄放在櫃臺。

那也許是被剛剛的那位松野小松先生帶走了?空松心想,真是太糟糕了,喝了別人的咖啡,現在又欠了別人一份恩情。

--

小松心情很好,筆試比他想像中的簡單。他心情一放鬆就什麼都忘了,回家打了個盹兒,玩玩遊戲,直到看見椅子上的公事包才想起來晚上和空松有約。

他來到便利店的時候已經是深夜11點。
空松坐在他們昨天遇見的座位上,雙手抱胸,低著頭。小松以為他等得不耐煩,正在生氣,湊近一看才發現只是睡著了。

便利店裡黃色的燈光打在空松的臉上,看起來非常溫暖而寧靜,連深色的黑眼圈都變淡了些,微弱的呼吸聲迴盪在兩人之間。

小松覺得自己的心跳忽然加快,而他今天甚至沒喝一杯咖啡。

「空松。」小松拍拍空松的肩膀。
空松睜開眼睛,「Sorry,稍微睡了會兒。」
「是我比較抱歉,遲到了這麼久。」小松拿出黑色公事包,「我想這是你的?」
他遞給空松的時候,空松的指尖不經意他擦過他的手。

咚咚咚。心臟好像跳得更快了。

「Thank you。」空松笑了起來,「您今天考試還順利嗎?我知道附近有間不錯的店……」
小松什麼都沒聽進去,空松說話的時候露出牙齒的模樣好看極了。

「松野先生?您在聽嗎?」
「啊、嗯,什麼?」
空松有點擔心的看著他,「您還好嗎?是今天考試太累了嗎?」
「我……是有點不舒服。」小松說,他被血管裡暴衝的血液搞得有點頭昏腦脹。

一個普通人的心跳,大約是一分鐘70下。
今天的考題竄進小松的腦海,他可以聽見自己胸腔裡擊鼓似的聲音,越來越快,越來越響亮。

「有點不太妙啊,」小松不知道自己哪來的衝動,他握住了空松的右手手腕,「如果不介意的話,吃完飯後,陪我看場電影吧?雙人座,我請你。」

他感覺到手心裡,空松的脈搏也加速跳動了起來。

END.
--
後記:
需要……更多……社畜卡拉……(身亡

评论
热度 ( 49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