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主/次男右/歡迎閒聊
微博:http://weibo.com/u/3187738623
噗浪:https://www.plurk.com/whatevaiwant

[一カラ]人的心總是偏的

@ドンヒラ
@設定極度不嚴謹
@一Kara深夜60分投稿,故不修改錯漏字


一天如果有48小時就好了。
空松按掉吵個不停的鬧鐘,搖搖晃晃的從被窩裡爬出來,他小心翼翼的探頭往下鋪看去,好險好險,十四松還在睡。

隔壁宿舍房間的大門上有個凹洞,那是十四松赤手空拳打出來的,原因是對門半夜打呼聲太大。


輕手輕腳的梳洗完畢,空松換上材質粗劣的西裝,夾著公事包出門上班。

現在是凌晨四點,天還沒全亮,空松也沒清醒,眼皮跳個不停,走到辦公大樓的時候還被門口的階梯磕了一下,公事包砸在地上,鎖頭裂了開。牆頭的烏鴉對他大聲尖叫著。
他如果夠聰明,就該知道這不是一個好兆頭。


辦公室一片漆黑,空松覺得有點怪異,他伸手去摸電燈開關。

啪!
燈光下,他的同事們都被五花大綁的扔在了辦公桌旁,一隻黑色的槍管直直的指著他。
「Buongiorno,Mr. Matsuno。」
「什……」
「終於被我找到了。」穿著白色西裝的男人隻手持槍,神情看起來挺得意,「日本的日子大概不好過吧?看你挺憔悴的啊。」
空松下意識的舉起雙手,「先生,你大概認錯人。」
「噓。」男人用空著的手拿出雪茄,「別裝了,你化成灰我都認得。」
「我沒裝,我真的不認識你。」
「這個世界上敢這樣頂撞我的人不多了,Mr. Matsuno。」男人很感嘆,他咬住雪茄,掏出口袋裡的打火機。

打火機冒出紅色的火苗,點燃了雪茄的頂端,灰色的煙往上飄。

一直飄到火警自動灑水系統的探測器那裡。

空松的眼睛跟著煙飄上天花板,探測器亮起紅色的警示燈,同一時間,火警警鈴大聲地尖叫起來。對面白衣男人的手指比自動灑水系統更快,啪地扣下了扳機。
「媽的這什麼鬼玩意兒——」

胸口一痛,空松覺得嘴裡甜的嚇人,他想咳嗽,但是不管多努力都吸不進氣。他痛苦的躺在地上掙扎著。

早知道昨天還不如睡公司呢。空松眼前一黑,終於閉上眼睛。

 
--

雖然進來黑工廠就職的第一天就知道這地方沒有多正派,對於生產的產品也完全不了解,但比起被人拿槍在身上開了個洞,空松以為被抓進牢裡度過餘生的機率還大些。

空松睜開眼睛,他是被手機遊戲的音效吵醒的,一醒來胸口痛得要命,話也說不出來。他無奈的觀察四周,試著找出什麼東西能幫助自己……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牆,還有一個翹著二郎腿在旁邊滑手機的穿著白色西裝的男人。

Oh, shit。
空松趕緊閉上眼睛,裝睡。

「醒來了?」男人抓到了空松稍縱即逝的目光,按掉手機遊戲,湊過頭問道。
即使是呼吸器面罩底下,空松好像還是聞到了濃烈的煙味兒。
「醒來了就別裝睡,喂。」男人拍了拍空松的臉,「關掉你的呼吸器喔。」
空松屈服了,他放棄一切的看向男人,頗有一種「反正老子都這樣了大不了玩死我啊」的氛圍。

男人清了清喉嚨,大概解釋一下空松現在的狀況,子彈錯過了他的心臟,沒打穿他的肺葉,簡單明瞭的說就是狀況很穩定,但是醫藥費很可觀。

空松在心裡默默算了一下那個數字,他就算一天24小時都在上班也要80年才有可能還清,前提是他的肝還可以再用80年。

「我很抱歉,是我認錯人了。」男人話鋒一轉,「雖然如此,但Mr. Matsuno跑了,責任還是在你身上。你在黑工廠工作了這麼久,總有一點情報吧。」
空松投出疑問的目光。
「我是Ichimatsu,你可以用一松稱呼我,或是——」穿著白色西裝的男人,現在應該稱作一松了,驕傲的拿出一疊文件砸在空松的氧氣罩上,「Boss。因為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私人秘書了。」
空松忽然頭很痛,他翻了個白眼。

「每個偉大的男人背後都有一個偉大的秘書。」一松坐回椅子上,「幸好人的心總是偏的不是嗎?不然你就錯過和偉大的我共事的機會了。」

「還請多多指教了。空松。」一松拿起空松軟綿綿的手,在文件上壓了指印。

END.
--
後記:
第一次參加深夜60分好緊張,時間滿緊急的所以沒有檢查錯漏字,另外結尾其實應該要更豐富一點但是……😭😭😭
我可喜歡平社畜(?)這個設定了!不管是ドンヒラ還是班ヒラ還是店ヒラ還是一ヒラ都好好吃啊???誰給我來一份ゲルヒラ啊啊啊????

评论
热度 ( 53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