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主/次男右/歡迎閒聊
微博:http://weibo.com/u/3187738623
噗浪:https://www.plurk.com/whatevaiwant

色松CP同居问卷。

我不做人啦:

色松恋人设定,攻受无差,问卷本体@ 荆乐妄想狂,感谢这位太太的问卷。






Q1:开始同居的时间?


虽然打从出生就住在一起,但要说正式居住在一起的时间,是在他俩人关系确定之后,无法忍受有情侣整天在眼前腻歪的其余单身狗兄弟们联手将他们扔了出去。


 


Q2:两人的作息习惯?


双方都没有熬夜的习惯,但近期一松的低血压和起床气愈发严重。


因此虽然入睡时间一致,但能够欣赏到初升朝阳的只有空松而已。


 “如果可以,我也很想让他跟我一起在清爽的晨风中站在屋顶上观赏瑰丽壮阔的日出,但自从我在清晨叫他起床,换来一手臂的牙印之后,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Q3:谁来做饭?


出乎意料的,是一松。


和那副阴沉外表不同,所作出的饭菜虽然不能达到色香味具全的大厨级别,初次品尝到的空松仍被味道惊艳并且在当晚吃撑了。


向其询问究竟是何时掌握这门技能的时候,一松只是抓了抓脑袋,很无所谓地:“没有特地去学着做……只是平常做猫饭做多了。”


“……我们是人不是猫哦。”吃着一松做的饭,空松在心里默默想着,没把这话说出口。


最近由于一松的起床时间愈来愈晚,经常有午后才会清醒的迹象,为了让自己心爱的lover起来便能吃到饭菜,空松也正进行着烹饪学习。


身为初学者,饭菜过生或者烧焦都是常有的事,不过一松都会以“能吃就好”的心态将那些食物吃光。


 


Q4:谁做家务?


和在料理上的生疏表现不同,在家务这一份上空松很有一套。 


在那双据说是被洁净女神施加了爱与温和的魔法的手下,无论是多么混乱的环境都能迅速整理的干干净净。


一松则不常参与,甚至能说是根本不会参加家务,唯一所做的就只有在对方打扫的时候不断变换蹲坐的位置以便于对方清扫。


 


Q5:谁先洗澡?


除去一起洗澡的情况,大部分情况下都是一松先洗。


觉得上辈子自己是只猫的一松在这辈子也不太喜欢长久与水为伴,在没有同伴的情况下每次都迅速清洗完毕。


相比之下空松则非常热爱洗澡,一松曾见到他在浴缸中摆出数个奇妙pose,或用葡萄汁来伪装成红酒肆意斟饮的场景。


虽然希望他不要戴着墨镜和大金链子洗澡,但在每次没收那些装备之后对方凄苦忧愁的表情之下,一松只能悄悄的放回去,如此反复。


 


Q6:在家如何工作/学习?


打从成年以来就一直过着废柴生活,虽然目前是两人同居不得不外出工作赚取生活费和租金的状态,在家里还是一直避免着提及这个话题,让自己身心得到休息。


在空闲时间里空松会练习弹奏吉他,由于一松试图考兽医证,所以会避开对方看书的时间。


 


Q7:家里养宠物么?


与其说家养,不如说散养。


来到家中暂住的猫咪数量非常多,空松觉得自己家就像一个专为猫咪开设的旅店。


曾经收到过猫咪送来的老鼠或小鸟的尸体,以为自己被猫讨厌了的空松曾经沮丧过一段时间,不过一松解释过这是猫咪的报恩行为后就释然了。


虽然猫咪的出发点是好意,但所赠送的礼物在人类眼中只会造成困扰,深知这一点的一松某日与猫咪们促膝长谈,让它们停止了情意深重的赠礼行为。


一般照顾猫咪的都是一松,最近空松也加入了照顾的工作之中,曾经为了分不清花色相近的猫咪而感到苦恼,如今已经能叫出大部分猫的名字了。


 


Q8:一起睡觉会发生的事情?


除去那些深夜的成人运动,入睡时空松会很好地将一松揽在怀里。


在未确立恋人关系之前,这个习惯就早已形成,久到连最初为什么会这么做的原因都记不清楚了。


就算在偶有争执,两人相互抵背而眠的情况下,第二天空松清醒时也会发现自己被一松当作大型抱枕一样牢牢抱住。


在某些时候,空松会唱起摇篮曲,那是和以往他高声诵唱的曲子不同,是一首旋律非常舒缓轻柔的摇篮曲。


明明也可以有正常的不痛的时候。一松会咕哝着这样抱怨的话,然后在空松怀里睡去。


 


Q9:一定会两个人一起做的事情?


外出购物。


无论是生活必需品还是购置衣物,就连超市采买,一松都会跟着空松前往。


据他本人的说法是防止空松又买一些奇奇怪怪的闪亮的惹人生厌的东西让他看着不爽,不过某次空松去结账的时候曾看到一松悄悄地在镜子前试着佩戴墨镜。


察觉到这一点的空松没有主动揭穿他,而是趁着某天一松不在的时候将他试戴的那款墨镜买下当作礼物送给了他。


后果是被一松恼羞成怒的咬了个遍。


那副墨镜正被一松好好保存着,在空松外出的时候会拿出来保养以及过把型男瘾。


 


Q10:闲聊时候的话题?


与懒散的模样不同,一松是个心思非常活络的人,大部分情况下话题都是由他开头的。


说到激动的时候语速会变的非常快,表情也变化多端,话题非常多变,漫无边际,会提到猫咪,晚饭的菜色,无聊的电视节目。偶尔也会畅想未来,每次所描绘的情景都有所不同,唯一相同的只有他们俩人携手向前的模样而已,不过这之后会由于感到害羞而痛揍空松一顿以此希望消抹对方的记忆。


作为对方唯一的听众,空松所扮演的角色一般都是认真倾听回话以及给说累了的他倒一杯水,而当自己开启话题的时候,通常会是些关于自己的新创作或者自身完美的时尚品味。


一开始一松会很想揍他,但通过自身的不断努力,目前能够好好的忍耐对方的发言,偶尔也会给出回应。与此相对的,空松也会说起关于诸如超市的大减价等这样普通的话题了。


有时候两人会一同回顾呆在松野家的生活,也会怀念起那些玩闹亲密的兄弟和宽容和蔼的父母,会约好时间回去探望他们,但不会对目前的生活产生不满或抱怨。


两个人一起生活,并对未来抱有期望,一同向前走去,这不仅是一松的希望,同时也是空松的想法。


此刻,他们就正这么做着。


一切都好。



评论
热度 ( 93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