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主/次男右/歡迎閒聊
微博:http://weibo.com/u/3187738623
噗浪:https://www.plurk.com/whatevaiwant

空松旅游中(完)

STscajye:

35
第二十九天的清晨,楼下响起了敲门声,在一番互相推诿后,我被弟弟们集体从被窝里踹了出来。

我边抱怨弟弟们,边去开门,然而打开门的那刻,脑海顿时变得一片空白。
我的次男站在门外,微笑着对我说:我回来了。

“……不是明天回来吗?”
“因为想念兄弟们了,就连夜赶回来了。”
“……那怎么不直接进来,钥匙丢了?”

“啊,这个啊。”空松挠了挠脸颊,视线游移了会后,害羞地说道,“偶尔,真的是偶尔,我也想要有人来迎接我。刚刚我还担心会不会被关在门外,你能来开门真是太好了。”

阳光怎么如此刺眼,我感到自己快要升天了。

我稳住心神侧过身,做了个请的姿势。

“欢迎回来,空松。”
“我回来了,小松!”


36

当我们一起把他的行李搬到客厅时,门外忽然冒出十四松的脑袋。

十四松张大嘴,愣了一会儿后猛地扑到空松的怀里:“啊哈!是空松哥哥!!空松哥哥!!”
空松笑着接住他,两人像傻瓜般转起了圈:“哈哈,my little 十四松,好久不见了。”

“空松哥哥!!”
“十四松!”
“空松哥哥!!!”
“my 十四松!!!”

我托着下巴无奈地看他们犯傻。

这两人的音量越来越大,很快走廊便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
剩下的弟弟们冲进了客厅。

轻松轻不可闻地“啊”了声,一瞬间露出了快哭了似的表情,但他极快地收敛住了情绪,并打算说些什么。
然而在他要开口的刹那,椴松一把推开他冲向空松。

“噢,totii。怎么啦?”空松受宠若惊地接住椴松。
十四松嘻嘻哈哈地拍着椴松的背:“totii,哭了耶!”

空松讶异地眨眨眼,下一秒他的开关莫名其妙地被开启了:“哼嗯……在我们分别的日子,深夜的恶魔让——噗呃!”

椴松收回拳头捂住脸,过了会儿才移开手,闪着大眼睛问道:“空松哥哥,贡品呢?”

“……包、包里。”

一旁的轻松终于逮到了机会,狠狠地抓住椴松批判他对哥哥们的恶劣态度,结果这两人没吵多久就被十四松拉去看行李了。

在门口徘徊的一松终于也按捺不住,磨磨蹭蹭地走向他们——话说他大早上在家里戴口罩是想干嘛?别再扯口罩了!都要变成脸罩了啊!

作为背景板,我已经什么都不想说了。
空松捂着肚子爬到我身边,把头往我腿上一搁:“小松,你不去看吗?”

我摸了摸他的脑袋,说:“待会吧。”
“那真是太可惜了,我可是给brother们都带回来了命运的礼物。”

我模棱两可地笑了笑,只觉得他不管带什么回来,我都已经收到了最棒的礼物了。

“你啊,还是老样子的痛呢。”
“是吗?”空松低声笑起来,“痛我知道了,帅吗?”
“哈?”
“「痛的就是空松」这不是你说的吗?”
我困惑地点头。
“那么,”他坐起来戴上墨镜,随后侧过头凝视着我,“这样痛着的我帅吗?”

我愕然地与他对视。
直到不远处传来了弟弟们的喧哗声。
空松又冲我笑了笑,跟着起身,张开双臂走向弟弟们。

“怎么样brother,喜欢我的礼物吗?”

37
空松带回来的礼物显然出乎了弟弟们的预料。

轻松的是喵酱巡回live的专辑。
一松的是一大包特产鱼干。
十四松是带着家宝画像的棒球棒。

椴松的则是——

“手机套?”他困惑地拿起一个粉色的小袋子。
“嗯,totii用的是智能机吧,我看你平时都直接塞在口袋里,划到屏幕就不好了。”

“啊……啊啊……”椴松握紧了小袋子,显得有些发愣。
“怎么了?不喜欢吗?”空松紧张地问道。
“不,很喜欢。”椴松轻声说,“就是有点出乎预料。”

“哼哼,喜欢就好,brother。这些可是包含了我空松对兄弟们的爱!”

“是是,小松哥哥的是什么?”轻松岔开了话题,拿出最后个盒子放在我手上。


我们六个脑袋挤在了一起,打开了那个盒子。

“什么东西?”
“不是棒球呢!”
“挂件吗?”
“晴天娃娃吧。”

弟弟们七嘴八舌地讨论着,我取出了里面整齐摆放的六个不同颜色的挂件娃娃。

“什么呀,”我撇着嘴说,“这东西与其说是给我,还不如是给这个家的。”
“所以才适合你。”空松搭着我的肩膀,笑着说道,“因为你不就是这个家吗?”

“~~~~~~~~!!!”

空松的那张脸简直开始自带闪光特效了!
我连忙扭过头不再看他。
啊啊啊为什么这家伙能毫不害臊地说出这种台词!
他要我怎么回答?怎么回答啊!!


“咦?箱子里还有东西……”椴松不知何时又跑去了行李旁,“我看——呀啊!!!这是什么玩意!!救命啊赤冢老师!!!”

我抬头一看,顿时傻眼。

那是什么玩意?!!!
缀满亮片的齐X小短裤?!!!
这白痴买来做什么?难道打算穿吗?!!!

“我的眼睛!”轻松发出一声惨叫。
而椴松比他叫得更惨:“等下,这后面是什么?!!!为什么还有个爱心?!!!”

椴松当着大家的面转过那条亮片短裤,只见那短裤的背面用粉色亮片缀了一个闪亮亮的爱心。

“噗——”
我们四人齐齐喷了出来。

唯有空松还一脸自豪地说:“这是为了把爱展现给大家。”

“哈啊?!这算哪门子的爱!”轻松叫道,“totii快把这玩意从我们家扔出去!”
“诶?”
“对,赶快扔出去!”椴松说着就往窗边走。
“等等,bro……”

一松目光呆滞地扫视了遍空松的下半身,继而双手握在胸前,倒了下去。
十四松吓得忙扑到他身边:“尼桑——!”

“呜哇!一松都开始吐白沫了,totii动作快!”

“诶?兄弟们……”

椴松点点头,把亮片裤裹在十四松的棒球棒上狠狠扔了出去。

这回换成了空松与十四松惨叫。

“Noooo!!!!”
“家宝!!!!”

“就算空松哥哥你哭也没用!我不会允许家里出现这种变态的!!”椴松双手叉腰喊道,接着他不满地瞪向我,“小松哥哥你别光顾着笑!你也说说空松哥哥啊!”


我捂着笑抽了的腹部,扬声喊道:“空松大宝贝儿,别哭了,哥哥有礼物送你。”

空松眼角含泪地看向我,我将右手举到左胸,食指与大拇指交错,剩下的三根手指握拳。
“看!”
他瞬间忘了那条短裤,露出了感动不已的表情:“oh~~~~brother!!!”

“等等!”轻松受不了地说道,“为什么你会感动!这明明是在问你要钱吧!!”

“Nonono,my dear 轻松。这是爱啊!”空松摇着食指,陶醉地反驳道,“L、O、V、E,是LOVE啊!”

“哈哈哈哈,没错没错,是爱!就是爱!爱你哦空松!”我笑着扑到空松的背上。

“什么鬼?!空松你这是被骗了!小松哥哥都在掏你钱包了啊!!!”

“小松哥哥你在做什么!我是让你教训他啊!”

“家宝——!!”

“呜啊啊啊啊啊,十四松哥哥别跳窗,我陪你去找回来就是了!!”


第二十九天,六个娃娃挂在窗口互相碰撞着,这个家终于完整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注:
搓手指的动作含义是“give me money”,但维持食指与拇指交错的手势放到左胸前,就变成——我捏着我的心,将它送给你。

很久前知道这个梗后就一直想写,但一是做的人能不害臊,二是看的人要有颗梦幻般的心,小松跟空松能符合条件真是太好了。
PS:14话看到空松眼中的世界居然那么美好,自带柔光与特效,就觉得他这个人实在是太可爱了。

像轻松就完全看不懂。


全文到这里就完了,感谢大家的阅读。

整篇文都是这家子的逗比日常,只有智障们在作死。
因为视角局限于小松,所以很多内容都写了又删了,如果大家阅读的时候,因为内容跳跃幅度过大而产生困扰的话,对此真是非常抱歉。

如果我理解的松们与大家心目中的松们差异过大,还请多多包涵。

最后的最后,松们虽然都是人渣,但同样也都是天使,爱他们。(比心)

评论
热度 ( 105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