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主/次男右/歡迎閒聊
微博:http://weibo.com/u/3187738623
噗浪:https://www.plurk.com/whatevaiwant

【致郁向(末松/十トド) 】儿童游戏 chapter 1

阿龙_末松命:

单以本章而言似乎没有什么需要避雷的。(除了细思之后发现好像隐藏了马鹿、若叶和速度)




那么




游戏开始。
chapter1



五月六日是个非常重要的日子。应该在年历上用彩色笔圈起来,每年记得庆祝。
三个原因。
①那一天我堆的积木塔楼几乎顶到天花板,打破了所有人的纪录。
②那一天我第一次施了一个魔法。
③那一天,我和椴蒂的“无极限大冒险”开始了。

过完小学的最后一个男孩节,我在经历了接近一周的不懈奋战之后,九死一生,感天动地,终于于五月六日中午搭出了松野家有史以来最高的积木塔楼。

搭这个塔楼的难度,不在于一边摞一边保持越来越高的积木不倒,而是在于一边摞,一边谨防五个不怀好意的兄弟从中作梗,拦截当空划过的猫啊狗啊漫画啊,人啊球啊石子啊;同所有这些恶势力作斗争,日夜看护保持越来越高的积木不倒。

九死一生,感天动地啊。竣工的一刻我流下激动的泪水。

哥哥们心悦诚服,长吁短叹,搭的真高,厉害厉害,够本事。妈妈做着饭,也特意跑出来观摩了一番,拍手惊呼十四松真了不起呐!连豆豆子也被请来见证这一工程学与守城术结合的伟大成果。吃完饭他们甚至给我和那个塔楼合了张影。

那一天,椴蒂看起来什么开心的事也没有。准备拍照片时,他站在我旁边瞟了我的作品一眼,小声评价“根本看不出来搭的是什么。”

椴蒂是我奇怪的弟弟。虽然大部分我后来遇到的人都不肯相信,但我小时候其实很爱哭。如果我哭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嘲弄我,进一步捉弄我,椴蒂就往往出来帮我解围。但如果大家都在安慰我,他反而会一脸不高兴,想法子给我再添几分麻烦。

我后来猜想,那是因为他讨厌别人的目光在除了他自己之外的人身上。他从小就期待着受人瞩目。

话题回到三月二十四日,那一天,我真的很开心,好心情仿佛一面护盾,可以让人变得勇敢高尚,甚至鲁莽,做出平时干不出来的事。于是我没有垂头丧气,而是突然有了哥哥的担当,觉得自己不能和唯一的弟弟一般见识。我鬼使神差地对他说了一句:

“ 椴蒂,这是我给我们两个搭的城堡哦。”

现在想来,那是我唯一一次施展出近乎魔法的东西。我把三角木块摞到梯形的那块上时,并没有想象这是一个富丽堂皇的城堡,更没有想像它是我和椴蒂的城堡。可我这样说了,于是就制造出了我为椴蒂搭建城堡的世界。

魔法的直接结果是,椴蒂目瞪口呆地看着我,扁了扁嘴,然后后退一步,避开了我的城堡。从他的表情里我突然意识到,他一开始打算把这堆挺过了重重劫难的积木在拍照的最后关头推倒,为我留下一张跪在废墟中嚎啕大哭的照片。

我瞬间充满了劫后余生的庆幸,感慨之余不禁更加心生豪气,继续对他展示做哥哥的高风亮节。我谦逊地低头,“椴蒂也是很厉害的,搭积木的话一定可以比我的城堡更高。”

椴蒂猛地看向我,脸上复杂之极,不知是在生气还是害羞,总之能看出来肯定不是惭愧。他就那么复杂了一会儿,然后突然绽开一个—一个特别非典型阳光少年的微笑,就像小松哥哥那样;他把手揣进裤兜说道:“我当然会比你厉害咯。如果我明天搭不出比这个更高的城堡,就欠你一次真心话和大冒险。”

真心话和大冒险是我们六胞胎的传统保留项目之一,每当我们约好了什么可以论输赢的事—比如谁吃晚饭时最慢,谁最后一个跑回家—其他人就可以对输家实施此刑。要么接受兄弟们委派的大冒险任务,要么接受充满刁难的真心话拷问。当然,大家通常都更愿意选择真心话,比起种种非人所能完成的大冒险,“真心话”好糊弄得多。谁知道到底是不是你的真心话?随便说点什么就得了。也正因为很容易耍赖糊弄过去,这个项目已经很久没有启动。

我听到时一愣,想告诉椴蒂我并没有挑衅他的意思,也没想指派他什么真心话或者大冒险,但他已经肩膀一甩一甩地走开了。



他没能搭得比我高。是夜,轻松哥哥用一阵隔山打牛的呼噜冲垮了他的作品,早上起来客厅仅余断壁残垣。

我瞧着椴蒂悲伤的脸,开玩笑地问他:“椴蒂你要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啊?我绝对不会为难你,就问你在家里最喜欢谁怎么样?”

可他回答的内容和认真程度都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他深深地看我一眼,直到今天我还是怀疑我错过了那一眼里的什么东西;他板起脸儿,示威一样地回答:“我选大冒险。”

被他这么噎回去,很难再做彼此的天使,于是我让他去偷豆豆子的竖笛。

椴蒂趾高气扬地答应下来。当天下午放学,他把那根兄弟们朝思暮想的竖笛交到我手里,同时轻松哥哥大喊着冤枉被豆豆子在鱼店门前斩首示众。

我问他:“椴蒂,你没有偷偷舔过这根笛子的吹口吧。”
他一脸坦率地回答:“没有。”
我脑中浮现出豆豆子的脸,心跳加速,慢慢地把笛头放进嘴里。
然后椴蒂继续说道:“我是真的没有接触过,因为小松哥哥每天都偷含那个笛头,我不想和他间接接吻。”

那是我人生中极其罕有的对弟弟使用暴力。可惜因为舍不得那根被玷污的笛子,一直顾着它,最后还是输了。椴蒂得意洋洋地骑在我身上,脸蛋闹腾得红扑扑地宣布:“十四松哥哥现在也欠我一次真心话和大冒险。”

我感到莫名其妙,想辩解说这撕打纯属意外,又不是指定项目,连我也需要进行真心话和大冒险真是太奇怪了。

但当我对视椴蒂的眼睛时,似乎在里面看到了星辰;印度有个神衹在口中藏着宇宙,我的弟弟眼中也自有一个璀璨的银河。椴蒂兴高采烈,生气勃勃,陪他玩个游戏似乎正是当哥哥的该做的事。



于是我又一次鬼使神差地开口:“那我也选大冒险好了。”






评论
热度 ( 19 )
  1. 阿龙_末松命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